°Amonn

=啊莫/アモン。
作品倉庫,不定時更新。
歡迎評論留言。

頭像來自魚ㄍ
為啊莫形象繪

—— おそチョロ(長兄チョロ):I'm giving up on you(下)

(上) 
▹ 非兄弟,AV男優おそx作曲家チョロ (歌手カラ)
▸ 原本只想打一篇的結果失控了,有些許カラチョロ元素。
▹ bgm → 
▸ 以上ok?




什麼時候把靈魂給他的
我不想知道
那個讓你把手攤開的人
你的房間掛著他
最喜歡的畫
我不想承認它好看
   ──任明信〈無題07〉

“輕松。”

 

熟悉的聲音將他從回憶中喚醒,差那麼一點他就要以為這裡不是破爛的鐵皮屋,而眼前的這個人也從來都沒有離開過他。

“不是叫你不要再來的嗎?”

“你有什麼資格決定我來不來。”他拔下耳機放到了手邊的手機上。”拍攝結束了?”

“嗯哼,這次的女優手感不錯啊,不過就是叫聲難聽了些。”小松伸出手在空中做了抓東西的手勢,惹得他一陣不舒服。

“話說你明明身為童貞還真敢亂來啊,直接在拍攝途中就進來了,不會緊張嗎?”

小松突然靠了過去,輕松才意識到他們兩人的姿勢有多麼尷尬,他坐在椅子上而對方站著,一手撐著他背後的牆然後低下頭來看著他。“有什麼好緊張的。”

小松的身上有複雜的味道,是嗆鼻的、女人身上的香水,還有他曾經熟悉的汗水味。

雙脣的距離還有兩公分,他不著痕跡的吸了口氣,照平常小松所演出的片子劇情裡接下來他就應該要被推倒了,可是他很清楚那種事情不可能會發生。


 

他曾經問過小松為什麼會突然下海,在小松離開後的兩個月。

那時的他努力的想要找到小松,卻在最不希望的地方見到對方,氣憤的眼淚在雙眼打轉,而他不確定當時正在刺痛著的是他的眼睛還是胸口。

說是原本就有人看上小松要他下海過,他自己也不是有多排斥這個職業,就順其自然下去了。

當時小松還是跟以前無異,笑得沒心沒肺的。

 

(喜歡你。)

抽風機的聲音大得擾人,轟隆轟隆的叫著。沒有人會聽見的、沒有人會聽見的。

 

“輕松你啊,現在還跟著那個傢伙嗎?”

“什麼那個傢伙,人家有名字的。”

“啊啊、空松是吧?聽說你給他寫了很多首啊。”

“......他專輯裡的曲子都是我做的。”

“嘿——這樣啊。”小松壓低了身子,兩人的距離又縮減了些。“那你有在幫別的人譜曲嗎?”

輕松稍微將頭後退。“現在有個新出道的偶像想要我幫她寫,長得很可愛聲音也不錯,叫橋本。”

“啊啊,那個女孩呢。”

他們對視了良久,然後小松退身,直接在輕松腳邊的空地席地而坐,沒穿衣服的上身顫抖了下。輕松沒說話,只是抓起一旁的毯子扔向對方。

小松笑了聲,拉緊了毯子,點著放在口袋的煙,吸了一口。

“所以呢?你要接嗎?”

“我還沒問。”

“現在問啊,反正我有整整一小時的休息時間。”

見輕松沒做任何動作,小松起身將他手邊連著耳機線的手機搶了過去。“等……!”

淡綠色的耳機線垂在地上,原本播放的歌單尚未關閉,對兩人來說都毫不陌生的歌名還在螢幕上閃爍著。

糟糕了,要怎麼解釋……。

“好啦,你把那傢伙的名字設成什麼樣子啦?”

“……欸?”

小松一手晃晃手中的手機,畫面顯示為通訊錄列表,另一隻手還拿著沒抽完的煙。“名字啊?”

“……空松、就是空松而已。”

他看著對方掃著螢幕上的通訊錄名,心裡默默慶幸著來之前有將小松姓名欄前的A給刪掉。

等待電話接通前是空松前幾天設的待接鈴聲,輕松一直搞不清那傢伙最近在哼哼唱唱的這段旋律有什麼意義。

“喂?輕松?”接通了,比他預想的還快。小松又拿過手機按下了免持模式。

“啊那個,空松,我有事想問你。”

“儘管問吧,怎麼了?my brother。”

“就是,你還記得那個剛出道的偶像吧?那個橋——”

“不行。”空松打斷他,不容反駁的語氣在深沈的音調中顯得更為嚴厲。

輕松怔著,小松也放下嘴邊的煙,拿在手上。

“...不行,你手邊還有兩首曲子沒完成不是嗎?”空松恢復溫柔的說話方式。“而且你不也說你最苦手的就是偶像系的調調了?”

“......嗯,也是呢。”

“你什麼時候會回來?”

“再過一下子吧。”他笑笑,盯著手機螢幕,就是不看坐在旁邊的前任搭檔。

 

“你也是個大忙人了呢,以前明明只接受一次只做一首歌的。”小松將煙頭在地上隨便擰了擰,雙手放在後腦勺笑著說。

輕松張開嘴準備回答,卻被一聲敲門給打斷。

“不好意思,松野先生,這是你要的咖啡,然後過十分鐘就可以再過來做準備了。”

明顯是用即溶粉泡出來的咖啡在紅色的馬克杯裡冒著煙,看起來有點緊張的工讀生將東西遞給小松後就走了出去。

雨還下著,過了許久的現在輕松已經不會怕打雷了。

“十分鐘?你不是說有一小時休息時間嗎?”

“那種東西怎樣都好,反正遲到也不會怎樣,我可是松野啊。”小松說完喝了一口咖啡,然後連同杯子將咖啡丟到一旁的垃圾桶裡。

“...欸?這樣很浪費耶!”

“因為很難喝嘛。”

“那你幹嘛還跟人家要咖啡喝啊!”

“習慣吧,感覺早上就是要喝口咖啡,還是輕松你做的好喝啊。”小松微笑。“還在還有在做嗎?給那個空松?”

“......沒有,我自己喝而已,偶爾。”

“是嗎。”

“你會懷念我做的咖啡還真是意想不到。”

“不,那倒不是。只是相比之下你的好喝多了,而且他們每次都忘記要加兩顆糖。”

輕松沒忍住巴了小松一下。

 

他們持續閒聊了一段時間。

小松在幾天前又搬家了,但沒有要告訴輕松地址的意思。

有些老舊的抽風機還運轉著,發出的聲音之大甚至擋住了打雷的爆音。

什麼時候會下雪呢,兩人都很喜歡的那個寫真明星要出新作品了嗎,一起追的那部漫畫好像無限期停刊了呢,前年一起去看的電影最近要上映續集了吧,輕松你這傢伙還是非梅酒不喝對吧,沒有噢,現在都可以喝了。

“輕松。”

“嗯?”

“我差不多該過去了啊。”

他看下手錶,已經將近一個小時了。“嗯,好啊。”

“好好工作,別到哪天沒人氣還跑來我這借錢啊。”

“嘿——?我可是還有死忠粉絲的好嗎?”小松站起來,拍了拍褲子。

輕松翻了個白眼。“哪來的白癡這麼沒品味喜歡上你那噁心的演技。”

“不知道啊,不過我的魅力大到他每次出碟時都會搶到初回特典呢。”小松歪著頭想了一下。“好像叫野津間吧?”

輕松緊緊抓著手裡的手機。

“名字倒過來念就是松野欸不覺得很神嗎?哈哈,不說啦、先走了。”他走向門口。

“等、等一下。”

“幹嘛?”

“不...那個...我要說什麼來著...”

其實只是下意識的叫住了小松,要說什麼也不清楚,只是希望對方可以停下來。

小松走過去伸出手,揉亂了輕松的頭髮,就像記憶中的那樣。他抬起頭來看著他,小松開口小聲的說了句什麼,他聽不清,抽風機此時依舊擾人得吵雜。

“什麼?”他問。

小松又摸了一把他的頭,然後笑著說:“沒有噢,什麼都沒有。”

 

輕松走出來時已經沒有在下雨了,他將雨傘收起放進背包裡,然後拿出手機按下早些時候打過的號碼。

“我要回去囉。”

切斷通話後他打開手機內的設定,點進去儲存空間顯示內按下將音樂檔案清空的選項。

拔開與手機接著的耳機線,然後丟到路旁的垃圾箱,原本窩在一邊的野貓對著他狠狠叫了聲。

輕松邁步走出了巷子,看到已經開始活絡起來的街道攤販們,在進到大樓後想著希望等一下的電梯裡沒有人,才按下了上樓的按鍵。

叮的一聲他走進電梯內,按好了自家樓層,在電梯門完全關上後蹲坐在角落。

 

 

他不打算哭的。

 

fin.




咖啡機在研磨時總是很吵,輕松其實不怎麼喜歡這聲音。等待中他打開冰箱上層的冷凍庫,他也不曉得為什麼要開,但冰冷的空氣著實讓他更加清醒。

輕松從櫃子裡拿出了一綠一紅的馬克杯,然後將煮好的咖啡倒了進去。

拿出糖罐並丟兩顆進了紅色的那杯,在糖完全溶解後他把杯子丟到水槽內,瓷器破裂的聲音不比咖啡機小聲。

“最後一次。”他對自己說,拿起另一邊的綠色馬克杯,喝了一口後輕松咳了幾聲。他其實很不會喝咖啡啊。

 

“早安。”

有人從背後抱上了輕松,穿著浴袍不用想也知道是誰。

空松瞄了眼水槽然後放開輕松,靠上身後的櫃子看著他。“你不能再這樣下去了,輕松。”

“沒有。這是最後一次了,你要喝嗎?”

“當然好,my honey。”空松接過輕松手中的杯子。

“你知道,只要是輕松給的我都喜歡喔,”他一邊喝著一邊說。“我今天想去亂逛,跟我一起來吧,anywhere,你想去的都去,也許可以來個兩天一夜的trip。”

“和我在一起就好了。”空松伸出手。

輕松看向他,露出無奈的笑容,然後握住了空松的手。

 

Realfin. 

 

 

 

 

 

 

 

 

這次的BGM是陳奕迅的不要說話。

有段歌詞:我藏起來的秘密/在每一天清晨裡/暖成咖啡 安靜的拿給你

然後你再上去重看一下文,感受一下。

解碼一下:松野發音是matsuno,野津間是notsuma

其實上下篇我都塞了很多細節梗,仔細看就會發現(?)
全都發現的人我娶你!!!(不需要)或是我嫁你!!!!(都說不需要)
歡迎評論討論!

好想要有個畫手跟我一起畫腦洞然後我寫噢。

小松那時說的話放評論。←欸


评论(26)
热度(87)
返回顶部
©°Amo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