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nn

=啊莫/アモン。
作品倉庫,不定時更新。
歡迎評論留言。

頭像來自魚ㄍ
為啊莫形象繪

—— おそチョロ(おそ):松野先生總是加班

▹ 非兄弟,有年差
▸ 噗浪的速度松60分一本勝負(題目:上班族)
▹ 首發於
▸ 以上ok?




輕松大學畢業前曾在便利商店打過工。

那間店位於一家名叫赤塚企業的公司對面,在尖峰時期的確是會忙到不可開交,但輕松上的是大夜班,相較之下也就清閒許多;他會在打卡後去零食櫃拿包牛奶巧克力後刷碼進帳,然後過去櫃檯和同事交班,在嘴裡含著一小塊巧克力的同時接待客人。

通常過了十一點半人潮就會減少很多,而那時打工的前輩也差不多結算完商品,更是一整天下來疲勞的最高點。

『松野我先去睡一下喔。』

『啊,好的。』

輕松一如往常的放任前輩偷懶,雖然不爽但他也不好說什麼,畢竟對方可是店長的親兒子⋯⋯重新整理了制服後再扒了塊巧克力進嘴裡,午夜十二點,距離下班還有七個小時。


『呦輕松!』隨著十音節的店鈴,進來的是位頭髮雜亂、連領帶都沒有繫的西裝男子。

『⋯⋯歡迎光臨,松野先生總是加班呢。』

眼前嘻嘻笑著的男人名叫松野,是自己在第一天上班時認識的社會新鮮人,可能是常常被迫加班吧?對方總是在這種深夜時分前來光顧,購買的不外乎就是些零食及啤酒,偶爾也會買點關東煮或是微波食品。

『沒辦法嘛、大家都太依賴我這個人間國寶了啊——』

絕對不是那樣。默默在心底吐槽的輕松只點了點頭,繼續分裝剛剛沒處理完的零錢;松野見輕松不打算回話,也就哼著鼻子挑起關東煮來了,一邊說著『今天有沒有竹輪了——?』一邊拿著湯勺撈來撈去。

音響還播著洗腦的廣告音樂,輕松打了不知道第幾次的呵欠後走去飲料櫃拿了瓶紅茶,並在松野過來結帳的同時一起刷過去。

『為什麼我要幫輕松付錢啊!』松野見狀不高興的嚷嚷。

輕松勾起笑容,『松野先生不是我的前輩嗎?就瓶紅茶而已應該也是能請的吧?』

『只有這種時候才會叫我前輩啊你這傢伙!』松野也笑了。

輕松在拿過松野的錢後替他把整碗關東煮拿到座位區,打開自己的紅茶喝了一口後坐下,午夜一點十三分,距離松野回去宿舍大概還有二十分鐘。

『不過話說回來,你畢業之後還會繼續在這裡打工嗎?』松野吹了吹貢丸,然後一口吃下。

『我怎麼可能會打工一輩子,』輕松回答,『當然是進入大企業然後為公司奉獻一生啊!順便交個女友,等到升上主管之後結婚,三十歲時再生個孩子⋯⋯』

『停停停停停!不用告訴我你的人生計劃我一點都不想知道!』

『松野先生呢?難道不想繼續當上班族?』

『這個嗎⋯⋯怎麼可能會繼續想當社畜呢⋯⋯』松野叉起手臂嗯了幾聲思考著。

『竟然會有人不想當社畜⋯⋯』

『不,應該說這麼想當社畜的你才奇怪吧?』松野咬了一口竹輪,『而且我一開始也不是想做上班族的啊⋯⋯』

輕松把剩下來的巧克力吃掉,『那是什麼?』

『居酒屋老闆!別看我這樣,我的廚藝可是很好的喔!』

『喔喔⋯⋯!』

松野將剩下的湯給一飲而盡,像是在乾盡燒酒一般,『能夠在居酒屋搭訕熟女姐姐們可是我的夢想啊!!』

『⋯⋯』

『不要用那種表情看著我!』

輕松笑了一聲,『不過不是挺好的嗎?』

『嗯?』

『雖然比起上班族來說,這個職業不穩定多了,但可以實現自己的理想不是挺好的嗎?不過我還是比較嚮往到大公司工作就是了。』

認識松野少說要也兩個月了,輕松總是覺得這個男人雖然輕浮輕浮的,但大概是個做事可靠的人,不然同事也不可能把事情都丟給對方做;昨天也聽到了『營業部新來的松野挺厲害的,只加班一天就把所有事情做完了』的情報,讓輕松更加確信了這個想法。

『想要就去嘗試看看不也滿帥的嗎?』輕松淡淡的說,『啊不過會有賠錢的可能性呢⋯⋯』

『⋯⋯』

『哇啊啊啊幹嘛喝我的紅茶啊混蛋!!!』

松野一次喝乾後大大呼了口氣,『這紅茶可是我買的!還有別看衰我啊輕松!就成功給你看!!』

『那你就別大半夜跑來別人的打工場所聊天啊!』飲料被喝完的輕松不甘示弱地回答道。

『吃宵夜錯了嗎!!還有對年長者給我用敬語啊你這臭小鬼!』

『我們才差三歲而已!』



(半年後)



餓了。輕松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到自己腹部傳來的不適感,他餓了。

大學畢業後他求職了近半年,也順便在家當了半年的尼特,後來靠著父親引薦才總算進入赤塚企業的人事部當處理雜事的小職員,今天是他第一次上班、也是第一次加班。

自己原本打工的便利商店在前一個月搬到另外一個路口,來回也至少要十分鐘,他不是很想要花這個時間。

輕松拉鬆領帶,開始翻找腳邊的公事包裡有沒有什麼糖果,鑰匙、備用工作證、行事曆、喵醬吊飾⋯⋯嗯?為什麼喵醬吊飾會掉在這裡⋯⋯

最後只找到一顆紅色的硬糖,但就算吃完之後飢餓感還是沒有散去,他還是很餓;此時腳邊一張寫著大大「食」字的名片吸引了輕松的注意,他才想起最近公司旁開了間會營業到半夜四點的居酒屋,上個禮拜起開始提供外送服務,而那個外送員還是給他名片的大學同學。

照著上面的號碼打了過去,也不清楚人家菜單的輕松說實話有點緊張。

『嘟⋯⋯嘟⋯⋯遲松居酒屋你好,請問需要什麼——?』接電話的是個男人。

「啊你好,我要外送。」

『好的——請問貴姓——?』這人怎麼總是在拉長音。

「松野。」

『⋯⋯名字是?』

「欸?輕松、松野輕松。」

『⋯⋯輕松是嗎?』男人說,輕松在電話這頭點了頭後又趕緊應了聲「對」,對方則是不知道為什麼哼了一聲,大概是在笑,『那要來份今日推薦嗎?』

「啊啊、好,那就那個吧,請幫我送赤塚企業三樓,直接搭電梯上來就可以了。」

『好的,大約十分鐘過後過去。』

電話掛斷後手機還響著嘟嘟聲,輕松伸了個懶腰後繼續與電腦與文件對峙,剛才接電話的男人的聲音總給他一種微妙的熟悉感,他聳聳肩,把產品編號土法煉鋼的一一打進電腦裡。

不過說到居酒屋就會讓他想到過去在打工時總是會陪他聊天的松野,然而那人在他畢業前一個禮拜就消失了,連聯絡方式都還沒來得及交換,聽說是從公司辭職了,而他們也從店員與顧客的關係,變成了一開始的陌生人。


外送來得很準時,手裡拿著餐點、面無表情、穿著帽T、頭髮像是一整年都沒好好梳理的外送員是輕松認識了整整四年的大學同班同學。

「一松你的臉很可怕。」

「如果你晚個五分鐘打電話的話我就能下班了你知道嗎?」

「不知道,而且我餓死了,請給社畜一條生路。」輕松接過袋子,並轉身拿起錢包,「多少錢?」

「一百。」

「這麼便宜?」輕松看了看那袋子的大小,又看了看一松。

一松打了個呵欠,「誰知道,我們店長是照心情收費的。」

「你們店長叫什麼名字啊?是接電話的人嗎?」

「嗯,姓氏我不知道,大家都叫他小松。」

「欸⋯⋯這名字跟我們的很像啊,感覺有點噁心。」輕松皺起眉頭。

「我也這麼覺得,」一松說,「輕松你再不給我錢我就真的要睡在你這裡了。」

「你還是一樣做什麼事都很沒勁啊。」

接過輕松給的銅板後一松勾起笑容,「感謝稱讚——輕松你也當得很好喔,優質社畜,嘛、畢竟也當了半年尼特呢。」

「感謝稱讚——」輕松學著一松毫無情緒起伏的說,目送對方離開之後打開袋子。

到底是怎樣的東西只值一百元⋯⋯五支烤雞肉串燒、馬鈴薯沙拉、炸肉餅、還有一碗茶泡飯,這怎麼看都會超過一百塊吧?默默的感謝了一松那個隨性的店長,輕松輕道了聲「我要開動了」後開始實行填飽肚子計畫。


「嗯?」吃完主餐準備收拾垃圾時發現袋子裡還有一小盒東西,黃色的便利貼上面以豪邁的字體寫著「工作加油!」,帶著疑惑打開蓋子後映入眼簾的是巧克力布丁。

⋯⋯巧克力布丁?

一般來說,居酒屋會賣巧克力布丁嗎?而且還是今日推薦?

輕松望著手裡的便利貼,那紙上還畫了張特別歪斜的笑臉,是一松寫的?不⋯⋯那傢伙才不會做這種事情,而且字跡也不像。

決定別想這麼多的輕松幾口就將布丁給解決了,巧克力的味道很香,甜度也很高,非常合輕松的口味。



隔天輕松又得加班了,他感到很絕望,這不是他想像中的上班族生活。

抱持著有些怨懟的心情,他又在半夜打到了一松打工的那家居酒屋。『遲松居酒屋你好,請問需要什麼——?』接起電話的依舊是那位小松店長。

「啊,你好,我是昨天的松野⋯⋯輕松。」

『今天還是加班嗎?』

「嗯⋯⋯是的。」

『松野先生總是加班呢,今天也是一樣嗎?』

「⋯⋯啊?啊、嗯!一樣,謝謝你了。」

那份熟悉感總覺得越來越強烈了。


「我說一松啊。」

「幹嘛?我還要回去上班的喔。」一松還等著輕松給他錢,今天依舊是一百塊。

「你比較喜歡甜的還是苦的?」

「⋯⋯苦的。」

「那那個巧克力布丁⋯⋯」

「什麼布丁?」

「不,沒什麼,錢給你,路上小心。」

一松拿過錢,把帽子戴上後就離開了;輕松在對方離開後將袋子打開搜找起布丁及便條紙,結果是沒有,但卻多了一塊巧克力蛋糕,還有一張寫有「加班加油!」的小卡,上面的笑臉不比前一天的好看到哪去。

很少人知道他喜歡巧克力,甚至連親哥哥都不清楚(那人反而還一直覺得自己喜歡的是bittersweet!成熟男人般的苦味),吃下一口蛋糕,就連奶油都有一點甜味,這種膩死人的甜度對輕松來說卻是剛剛好,嘴裡的巧克力依附著唾液的體溫而快速溶解,他最喜歡這樣含著巧克力的感覺。

養成這樣習慣是從他以前在便利商店打工時開始,因為需要一直說話,所以乾脆讓巧克力在口中融化再吞下去,而這還是松野教他的。

『我以前在這打工的時候都會含著糖果結帳,還被店長罵了一頓呢哈哈!』

輕松想起那個人總是嘻嘻笑著的樣子,一點都沒有年長者姿態的屌兒郎當感⋯⋯搖了搖頭,這次加班需要處理的東西比昨天晚上少很多了,他收起空盒後轉身面對電腦螢幕。

「忘記問一松他們店裡做菜的人是誰了⋯⋯」

感覺應該道個謝。輕松嚼食著雞肉串的同時這麼想著。



社畜第三天的輕松在上班時間內就將當天份內的工作給做完了,下午五點他用力伸了個懶腰,整理好公事包後準備離開,卻注意到地上有張從桌上掉下來的小卡——是遲松居酒屋的名片。

「⋯⋯」

把明天的文件做好的話搞不好會升職更快?隨便給自己造了個理由,輕松從文件夾裡翻出明天才需要交出去的檔案,又開始著手工作。

「優質社畜⋯⋯嗎?」他用一松曾經說過的話自嘲起自己。


半夜一點三分,作業事項算是告一個段落了,而胃袋也真的是告了很多段落,已經開始在向輕松哀號。

他再度打過去那間居酒屋。

『遲松居酒屋你好,請問需要什麼——?』是那個熟悉的聲音。

「我是松野。」

『今天比較早呢?還是一樣嗎?』

「是,麻煩你了。」

『好的,十分鐘後送過去!』

對話很簡短,卻給了輕松一股莫名的滿足感,開始思考起要不要下次直接去店面道謝好呢?然後也開始準備起自己的雜物。


辦公室玻璃門的鈴聲從輕松背後響起,明明一松之前都不會先按門鈴,他拉了拉領口轉身,「一松你怎——」

那個人不是一松。

腰際上穿著深色的圍裙,頭上還綁著頭巾,白色的上衣上面有大大的「遲松」二字,雙手的袖子都豪邁的捲了起來。

那個人不是一松——是個跟過去打工時常常見到的男人有些不同,卻非常相似的人。

輕松還愣著。

「呦輕松!」那男人先開口了。

「⋯⋯松野先生總是加班呢,就連開店也都到凌晨才打烊。」輕松很自然的回答。

兩人又看著彼此良久,不知道是誰先開始「噗」的一聲笑,整個辦公室開始充斥兩人的笑聲。

輕松伸手擦去因笑而激出的淚水,「所以那間店是你開的?松野小松先生?」

「沒錯!就說會成功給你看!」小松的笑容還是一如繼往。

輕松從小松手上拿過今天的宵夜,抬頭對上他的視線後兩人同時開口:


「「辛苦了。」」


午夜一點十三分,距離兩人的新關係還有?分鐘。


fin.





第一次參加六十分一本勝負,首發是用匿名的,大家都沒發現作者是誰真是太好了(?
上個月電腦中毒所以所有稿子都沒了,低沉了一段時間,還去打了排球,現在試著慢慢復健。
直到暑假為止要忙的東西真的太多,大概會繼續維持月更的狀態吧……(說是這麼說但上個月根本沒更新)
室友系列原本的稿子也在中毒時沒了,大概會在近期完結,我努力著。
也謝謝大家在微博有祝我生日快樂,生日當天被朋友告知微博也有人祝福真的讓我嚇一跳XD!!謝謝你們!

依舊歡迎評論留言!!


评论(5)
热度(72)
返回顶部
©°Amonn | Powered by LOFTER